作为四大时装周中历时最长、品牌类型也最丰富的一站,每一季的巴黎时装周都汇集了上百个国际品牌,紧张密集的日程也使其经常远超自然周的天数。刚刚结束的2024春夏巴黎时装周为期9天,并且每天都有重磅品牌登场亮相。

  每一位时装从业者和爱好者都不会错过巴黎时装周,但不同人心目中对它的偏爱和定义又不尽相同。有人期待历史悠久的百年时装屋会在新季唤醒哪些经典设计,有人希望看到年轻设计师中会有哪些面孔崭露头角,当然还有人专注于从各大品牌的新系列中汲取趋势灵感,为来年春夏的衣橱留好充足的空间。

  从四种角度,《服饰与美容VOGUE》为你梳理2024春夏巴黎时装周的热门看点,或许能够让你获得更多欣赏新装的视角。

  说到巴黎时装周,首先要关注的便是那些象征着巴黎时尚和奢侈文化的“名片式”品牌,它们是这座时尚之都的中坚力量,其一举一动也影响着全球时尚和流行趋势的发展走向。

  当全球各地的时尚看客们穿梭于各大品牌秀场之际,坐落于巴黎香榭丽舍大道103号的一座翻新中的建筑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施工的脚手架被装饰为Louis Vuitton的经典硬箱造型,暗示了它的全新主人。而Louis Vuitton 2024春夏女装系列发布会也选在这里举行。秀场内部由美术指导James Chinlund打造的橙色布景比品牌包装还要更加鲜艳跳跃,开场的一系列轻薄夹克与条纹薄纱裙装率先奠定了整场秀的基调,“虽然Louis Vuitton是一家奢侈品牌,但它注重功能,提供一种让旅行更美好的服务。”Ghesquière如是说,因此,即便是利用了登峰造极的定制级工艺,他也坚持将实用性摆在第一位,就像远处看如斜纹软呢面料的外套,实际是由立体切割而成的皮料编织而成,绸缎般光彩顺滑的贴身礼服裙,其闪耀的来源是一片片精心刺绣上的透明亮片,诸如此类的巧思贯穿全场。转眼间,Nicolas Ghesquière入主Louis Vuitton已经十年,而当他打造的全新系列正式登台后,每个人都更加确信一个更加轻盈、活泼、日常,也更加强调品牌超群工艺的新篇章已经到来。

  “2024春夏系列向自由与灵动致意,讲述了一个源自诺阿耶别墅花园的故事,”Chanel创意总监Virginie Viard本季将目光从巴黎放眼至法兰西风情,坐落于耶尔群山之间,由建筑设计师Robert Mallet-Stevens于整整一百年设计的、夏尔和玛丽-洛尔·德·诺阿耶夫妇的现代主义别墅,启发她展开了新一季的创作。秀场被立体布景切割为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单元,呼应着别墅的空间变化,而取自建筑设计中的色彩搭配化身斜纹软呢的新配色,几何图案勾勒出造型的结构感,不对称的组合诠释出随性自在的审美,一派赏心悦目的春日画面即刻浮现在我们眼前,“精致与闲适,贯穿系列的斜纹软呢,运动服与蕾丝:我试着以最酷的方式将两种截然相反的风格融合在一起。在诺阿耶别墅花园与泳池的独特氛围下,非常应景。”Viard这样解释道。

  而Hermès女装艺术总监Nadège Vanhee-Cybulski也选择另辟蹊径,走出外界对于静奢风的定义,邀请Hermès世界的女郎们赴一场随性的郊外野游。Vanhee-Cybulski从品牌的皮具设计中提取酒红色、大象灰、奶油白、胭脂红等丰富的色彩,并为其赋予度假属性,大量的模块化针织单品方便穿脱和调整造型,适应户外多变的自然环境,而经典的皮质大衣、裙装,也采用了更为舒适的围裹方式来演绎,同时融入精湛的激光镂空切割与精准的剪裁技艺,满足夏日着装的需要。在外界看来,Vanhee-Cybulski自上一季开始便稳稳握准了潮流的脉搏,从老钱风到美拉德,她手下的Hermès无疑是参与流行定义的佼佼者。但对她而言,这些所谓的“潮流”,从来没有左右她作为一家百年法国品牌艺术总监的创作出发点,那就是,永远坚持最高级别产品的标准,创造经得起时代推敲的杰作。

  时装屋与创意总监的分分合合是常事,但我们也许没有想到Sarah Burton会在本季完成自己在 Alexander McQueen的谢幕之作。Burton担任品牌创意总监13年,为品牌效力长达26年。McQueen生前,Burton是他的左膀右臂,而当他猝然离世后,显然没有任何人能够比Burton更能胜任这一职位。如今,兢兢业业的Burton也到了与品牌分别的时刻,她极尽所能地将一切想致意的、想表达的话语融进高超的品牌工艺中,“这一系列灵感来自女性身体构造、伊丽莎白一世、血红色玫瑰以及Magdalena Abakanowicz,一位敢于挑战规则、极富创造力、拒绝妥协的艺术家。这场秀献给Lee Alexander McQueen,长久以来他一直希望能够赋能女性,献给我的团队,感谢他们的热情、才华以及忠诚。”为此,Burton也再造了McQueen 1996春夏The Hunger系列中的刀锋剪裁元素,不过在刀口处装饰上了一圈华丽的金色刺绣,将伤口转化为一种神圣的荣耀,表达对女性身体赞颂,也在默默祝福着品牌光明的未来。

  继备受好评的Saint Laurent 2023秋冬系列后,Anthony Vaccarello延续了“一件单品做出一个系列”的创作方法,并贯彻得更为直截了当,“我几乎什么都不想做,我看到了太多繁杂的东西,太多的刺绣、太多的装饰元素,我想把这些统统去掉,只去做一些必要的设计,用一张干净的画布来开启Saint Laurent的新篇章。”而这一次他选择将目光投向Yves Saint Laurent先生在1967年推出的狩猎夹克(Saharienne jacket),在此基础上进行色彩与材质的变化,但同时忠于这款设计的创作初衷——赋予女性自由和解放的力量。清一色的纯棉和亚麻材质上,橄榄色、栗色、沙色、白垩色等单色造型贯穿全场。在配饰方面,醒目的金属耳环和手镯依旧抢眼,而从传奇女飞行员Amelia Earhart和Adrienne Bolland的身份属性上汲取灵感的皮质帽饰、飞行员墨镜和皮革手套则强化了中性气质与力量感,使Yves Saint Laurent先生的精神活跃于当下的时装体系中。

  有人延续往季的成功经验,也有人选择大胆颠覆自己已有的风格,Givenchy创意总监Matthew M. Williams便属于后者。不久前Givenchy与Tiffany & Co.在珠宝活动上的一次梦幻联动,让人再度回忆起Givenchy与Audrey Hepburn并肩塑造优雅经典的年代。这或许是Williams向外界释放出的“回溯”信号。在2024春夏秀场上,他原本标志性的机能风格造型与配件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柔软温和的面料与古典的廓形,在造型师Carine Roitfeld的配合下,模特们宛如从60年代电影中穿越而来的名伶,但如星河落下的珍珠装饰与利落的剪裁似乎又在提醒我们,这绝不是对Hubert de Givenchy的照本宣科,Williams正在努力寻找自己与品牌相处共融的新方式。

  从9月初的纽约时装周鸣锣开走,到辗转伦敦、米兰,直到落座巴黎秀场,人群中被讨论最多的关键词莫过于“实穿”二字。这或许反映了当下大环境中的一种更朴实、理性的预期,但即便如此,不少设计师们还是希望能为日常的造型带来些许新颖的趣味。一向以华丽礼服闻名的Valentino就在悄然做出转变,Pierpaolo Piccioli本季希望将着装的自由交还给女性,“我们必须保持女性表达自己的自由,以一种非常自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身体。”而具体的实践体现在对基本款的改造上,从宽大的白色T恤与牛仔裤,到舒适的迷你裙,细看之下那些花朵图案均是由面料立体裁剪拼合而成,“我不想把刺绣作为装饰,而是作为一种结构,它本身就变成了一种织物。”女性身体在时装独特结构中若隐若现,“美丽和优雅是Valentino的作品所代表的。我认为我们可以保留这一点,但也要以一种不同的、现代的方式来展现身体,而不是为了别人而性感。”Piccioli无疑做到了。

  作为本季巴黎时装周的压轴大秀,Miu Miu数季以来的火爆程度不言而喻。在这个动荡不断、变幻莫测的时装季,以Miuccia Prada的思辨视角为巴黎收官显然再合适不过。不出所料,Miuccia热衷的古怪知识分子形象再一次给我们带来了惊喜,“拥抱独特的个性,享受生活的乐趣”是Miu Miu为本季秀场写下的注解。模特们如同匆忙赶路的怪学生,随意抓起的发型,略显钝感的复古光学镜框,各种看似无规则却在色彩上格外舒适的叠穿造型,手里夹着一只东西装到溢出来的手拎包,以及脚上贴着的彩色创可贴,都像是还原了生活中更加时髦化的我们,而品牌标志性的logo马球衫、短款西装外套、低腰超短裙也没有缺席,继续引领着下一个春天的时髦定义。

  转眼间,Jonathan Anderson也迎来了自己在Loewe的第十个年头。10年间,他将这个以强势皮具工艺而著称的西班牙品牌提升为与时代同生共息的文化符号。特别是在后疫情时代,Anderson始终坚持在日常服装上寻找创新之处,创意的噱头从未如此平易近人。本季,他选择去捕捉那些制作、穿着过程中未被注意的时刻,比如模特腰间和胸前被放大的大头针装饰,以及超级高腰的长裤,与当下千禧风格的低腰裤背道而驰,“我现在很喜欢日常穿的衣服。你怎么能扭转一些特征,使其似曾相识,却又有一种颠覆性。”Anderson如是说。很明显,这些秀场中被放大和压缩到极致的单品是引爆社交媒体讨论度的绝佳素材,帮助Loewe塑造出持续更新的媒介奇观,商业上的成功也就自然水到渠成了。

  在一座铺满红色天鹅绒幕布的舞台布景下,Demna向我们介绍起他最亲密的朋友圈。开场模特是设计师Demna本人的母亲Ella,闭场模特则是他的伴侣、音乐人BFRND,其中陆续登场的也包括他的朋友和同事,所有面孔都与其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情感共鸣,不同于模特的标准化定义,走上秀场的他们亦代表了多元文化的交织,伴随着Isabelle Huppert 现场朗诵的声效——介绍着如何制作一款男士西装外套。以交织为线索,Demna在设计中也着力采用了复古服饰改造的手法,将现有的服装进行解构重组,比如开场造型就是以3件风衣拆解和组装完成,闭场造型则是以7件来自上个世纪的婚纱作品经过剪裁、叠层和堆积拼接而成的礼服,在保留原有特征的同时,新与旧的碰撞,古典与现代的碰撞令人刮目相看。毫无疑问,在历经风波后,Demna更希望自己回归制衣的初心,摒弃悬浮的噱头,用情感征服时尚界,而他的努力正有目共睹。

  在千禧风潮大获成功的同时,上世纪90年代的怀旧风潮也在大行其道,究其原因,秀场中天马行空的展示自然是重要因素之一。在那个相对自由且不受商业严格控制的年代,每一个突出重围的品牌都拥有自己鲜明的风格和调性,也因此为人所敬仰和崇拜。自Casey Cadwallader上任以来,Mugler就在极力找回属于品牌在那个时期的风华绝代。而在本季秀场中,Cadwallader再次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满场齐备的鼓风机与数米长的渐变薄纱奠定了这场大秀的气场来源,Cadwallader也如Mugler先生一般从自然生态中寻找灵感,只是他聚焦于水下,将模特打造为迷人的幻彩水母,以细密的亮片与激光切割零件呈现出如梦似幻的性感效果,配合Mariacarla Boscono、Helena Christensen、Natasha Poly等老牌超模的回归,曾经那个叱咤风云的Mugler似乎又回来了。

  同样宣告回归的还有Marni,在久违了时装周日程近一年后,找回状态的创意总监Francesco Risso奉上了一份兼顾创意与实用的满分答卷。学院风的针织上衣、长裤与迷你裙无需多言,被Marni注入了青春洋溢的气息。而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秀场中的一连串“繁花礼裙”,以手工精细打造而成,上百幅植物年鉴经过打印、被一一裁剪下花朵图案,而后缝制在裙装和胸衣上,有些细节也运用到了废弃的锡罐来塑形,依旧是Risso熟悉的DIY味道,但更容易为人们理解和消化,他将其称之为“双手的精湛技艺,与无处不在的虚拟技术相抗衡。”的确,Risso通过这些新奇的手法刷新了人们对“重工”的认知,也抹去了手工艺沉重的历史包袱和枷锁。

  “重装”对于Rabanne来说具有双重含义,一方面是以金属打造的一系列造型确实在重量上显而易见,而另一方面,本季是品牌以Rabanne之名重新亮相的首个系列。创意总监Julien Dossena完全释放了自己对品牌档案的想象力,你可以将秀场上的这些造型视作亚马逊女战士、星河女王和古典女神的必备,赋予Paco Rabanne传统最强有力的回响。众所周知,Dossena完全有能力兼顾商业与创意的平衡,而本季如此理想化的设计或许是为品牌全新亮相的美妆产品线、以及即将登场的快时尚合作系列,创设一种更为坚实的品牌形象。但即便抛去这些附加因素,我们依旧渴望欣赏Julien Dossena这般忠诚纯粹的创意表达,毕竟在保守主义盛行的当下,没有人会拒绝秀场上涌现更多的惊艳时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