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抽签礼成德甲7强落位!

  除特别授权(球迷直播室),严禁其他任何平台转发。如有发现,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的可能性。多谢合作。

  新赛季欧冠、欧联杯和欧协杯的分组从今天凌晨到晚上逐一揭晓,7支德甲球队签运迥异。最倒霉的当然是多特蒙德,他们在欧冠进入了拥有巴黎圣日耳曼、AC米兰和纽卡斯尔联的“超级死亡之组”,而首次参加欧冠的柏林联盟也抽到了强大的一、二档球队——那不勒斯和皇马。拜仁和莱比锡RB尽管抽到了曼彻斯特双雄,但三、四档球队属于陪太子读书,晋级看上去不在话下。欧联杯方面,勒沃库森延续了上赛季在欧联杯淘汰赛的好签运,而弗赖堡则有一定挑战性,跟上赛季欧协杯冠军西汉姆联同组,想以头名出线难度不小。

  此次欧冠分组抽签,拜仁以德甲冠军身份继续成为种子队,多特蒙德和莱比锡都进入二档,而新军柏林联盟则属于第四档。抽签一开始,拜仁就立即进入A组,随后曼联、哥本哈根和加拉塔萨雷也先后进入这个组。

  拜仁与曼联是欧冠赛场上的老冤家,最著名的一场对决无疑是1999年的诺坎普决赛,曼联戏剧性地在补时阶段连入2球反败为胜,成就三冠伟业。但2000/01、2009/10和2013/14赛季,拜仁连续3次都在1/4决赛淘汰曼联。而随着曼联在“后弗格森时代”成绩下滑,两队已有近10年不曾在欧冠碰面。

  *2009/10赛季欧冠1/4决赛次回合,罗本在老特拉福德创造了一个经典进球和这个经典的庆祝。

  曼联如今由曾经执教拜仁二队的荷兰人滕哈赫任教,阵中拥有在多特蒙德成名的英格兰边锋桑乔,而曾随皇马5次赢得欧冠的巴西国脚卡塞米罗则坐镇中场。毫无疑问,“红魔”是拜仁在小组当中的最大威胁,而哥本哈根和加拉塔萨雷则有明显的实力差距。

  拜仁董事会主席德雷森表示:“曼联是欧洲最知名俱乐部之一,我们跟他们有过一些历史性对决。加拉塔萨雷和哥本哈根是从资格赛而来,但我们清楚他们的实力。自从2020年在里斯本夺冠以来,我们连续3次都在1/4决赛被淘汰。本赛季走得更远是我们的一大愿望,但首先我们要从A组出线。”

  同为二档球队的多特蒙德和莱比锡命运迥异。多特蒙德进入了F组,该组种子队为上赛季被拜仁在1/8决赛淘汰的法甲冠军巴黎圣日耳曼,三档球队是上赛季打进半决赛的7届冠军AC米兰,外加公认最强的四档球队纽卡斯尔联。如此恐怖的分组,立即成为了各方讨论的热点,而新赛季开局表现不理想的多特蒙德前景不容乐观。但体育主管凯尔信心满满地表示:“对我来说,这就是欧冠。我们会竭尽全力去晋级,我们也具备所需要的技能。我认为其他所有球队也不想碰上多特蒙德。”

  抽签之后,凯尔立即就为多特蒙德带来了一位强力新援——上赛季德甲射手王菲尔克鲁格。菲尔克鲁格与多特蒙德签约3年,并选择了14号球衣。云达不来梅为这名30岁的德国国脚标价2000万欧元,但最终成交价远低于此。据Sport1报道,基础转会费为1300万,还有200万浮动。“豁牙”拥有128场德甲(44球)和135场德乙(47球)经验,但从未参加过欧战。通过转会多特蒙德,这位代表德国队出场9次并打进7球的中锋将首次品尝到欧冠滋味。

  多特蒙德曾在2019/20赛季1/8决赛与巴黎狭路相逢,在首回合主场2比1获胜之后被图赫尔执教的巴黎次回合2比0翻盘。而与米兰,多特蒙德早在1957/58赛季欧冠1/4决赛就有过交手,当时多特蒙德首回合主场1比1、客场1比4出局。进入本世纪,多特蒙德与米兰首先在2001/02赛季联盟杯半决赛交锋,多特蒙德凭借首回合主场4比0大胜奠定的基础(客场1比3落败),成功晋级决赛,但最终2比3不敌费耶诺德而屈居亚军。随后一季,多特蒙德与米兰又在欧冠小组赛同组,结果双方各在客场1比0获胜。

  *2019/20赛季欧冠1/8决赛首回合,多特蒙德凭借哈兰德的梅开二度,主场2比1击败巴黎圣日耳曼。

  相比于多特蒙德,莱比锡所在的G组尽管拥有更强的种子队——卫冕冠军曼城,但三档的贝尔格莱德红星和四档的伯尔尼青年人竞争力有限。有意思的是,“红牛”已经连续3季在欧冠碰上曼城。2021/22赛季小组赛,两队各在主场获胜,其中恩昆库在客场3比6落败时大演帽子戏法。而上赛季,莱比锡在1/8决赛首回合主场依靠格瓦迪奥尔的进球逼得1比1的平局,但随后在客场以0比7惨败。这个夏天,格瓦迪奥尔以足球史上后卫的第一高价——9000万欧元(加浮动)转投曼城。接下来的两回合交锋,这位克罗地亚后卫无疑会成为焦点人物。

  身为第四档球队的柏林联盟是最后一个落位的德甲球队,他们进入了拥有那不勒斯、皇马和布拉加所在的C组。对于首次参加欧冠的柏联来说,尽管欧冠14冠王皇马和意甲冠军那不勒斯是难以战胜的强大对手,但至少与布拉加争夺小组第3,从而加入欧联杯淘汰赛的竞争是绝对可以实现的目标。上赛季,柏联就在欧联杯中与布拉加同组,当时双方各在客场1比0获胜,而柏联最终成为小组次名,布拉加则屈居第3。柏联主席青勒表示:“跟皇马以及那不勒斯踢正式比赛非同寻常,而布拉加则是我们在欧联杯当中就认识的对手。今天不仅让我,也让很多联盟人感到高兴。”

  尽管很难指望过去两季在欧战表现一般的柏林联盟压倒那不勒斯或皇马晋级16强,但对于已经23年没有本市球队参加欧冠的德国首都来说,这3场小组赛绝对会成为最盛大的足球节日。柏联将借用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进行欧冠比赛,而皇马的到来肯定会填满超过74000个座位。

  抽到皇马翌日,柏联又迎来了另一件载入史册的大事:引进36岁的意大利国家队队长博努奇!博努奇与尤文图斯的原合同还剩一年,本想在履行完合同后挂靴,但今夏被高层列入了清洗名单,并被剥夺了队长袖标。为了卸掉这个据信税前年薪高达1200万欧元的财政包袱,尤文并没有收取转会费。而按照意大利媒体的报道,博努奇的薪水还将由两家俱乐部共同承担。柏联一如既往地没有透露合同细节,但据信为一份1+1合同。

  继从国际米兰引进左翼卫戈森斯,从而拥有了队史第一位现役的德国国脚之后,柏联又得到了意大利队队长,球队的档次得到了明显提升,欧冠经验也一下子变得丰富——博努奇踢过多达84场欧冠,包括2场决赛,戈森斯则踢过28场,包括今年的决赛。但过去一年伤病缠身且状态明显下滑的博努奇,能否像戈森斯那样管用首先要打上一个比较大的问号。在长达12个赛季里,博努奇代表尤文正式比赛出场多达502次,拿下8个意甲和4个意大利杯冠军。但上赛季,这位尤文队长只完成了26次正式比赛出场(意甲16场),也为如今被清洗埋下伏笔。

  选择了柏联23号球衣的博努奇表示:“职业生涯第一次出国对我来说很特殊。我在联盟有机会继续参与最高水平的比赛,并且用我的经验去支持球队三线作战。”博努奇已经代表意大利国家队出场121次,打进8球。2021年夏天,他以主力中卫身份帮助意大利队赢得欧洲杯冠军。一年前,他接替退出国家队的老搭档基耶利尼,成为了队长。这位2016年意大利足球先生之所以要加盟柏联,一大目标是通过继续参加最高水平的俱乐部比赛来恢复理想状态,从而打动国家队新帅斯帕莱蒂,确保自己可以参加明年的德国欧洲杯。

  在欧联杯抽签当中,勒沃库森以种子队身份进入H组,同组3个对手都是联赛冠军——阿塞拜疆超级联赛冠军卡拉巴赫、挪威超级联赛冠军莫尔德和瑞典超级联赛冠军赫肯!听上去很唬人,其实都是竞争力有限的小国球队,勒沃库森的签运很好,小麻烦在于去阿塞拜疆的路途遥远,而做客两支北欧球队时可能天气和场地条件不佳。

  二档的卡拉巴赫上赛季跟弗赖堡同组,客场1比2小负,主场1比1打平,几名巴西外援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但最终屈居小组第3而改道欧协杯淘汰赛,而且立即就被比甲球队根特互射点球淘汰。莫尔德曾在2020/21赛季欧联杯1/16决赛爆冷淘汰了塞巴斯蒂安·赫内斯执教的霍芬海姆,本赛季他们从欧冠资格赛第二轮打起,先后淘汰了芬兰冠军赫尔辛基和冰岛冠军克拉克斯维克,但在附加赛输给了加拉塔萨雷。赫肯在2022赛季首次赢得瑞典超冠军,这家位于哥德堡的小球会近年一再倒在欧战资格赛阶段,包括在2018/19赛季欧联杯资格赛第二轮被莱比锡RB以5比1淘汰,今年才终于首次跻身正赛。

  弗赖堡以第三档身份进入了A组。该组种子队是西汉姆联,二档是奥林匹亚科斯,而四档是名不见经传的托波拉体育俱乐部(TSC),也可以叫做巴奇拉托波拉(俱乐部所在的城市名),来自塞尔维亚。

  西汉姆肯定是弗赖堡最强大的对手,但绝非不可战胜,毕竟法兰克福两年前赢得欧联杯的过程中,就是在半决赛淘汰了“铁锤帮”。奥林匹亚科斯已经不是那支10年前还能打进欧冠淘汰赛的希腊劲旅了,上赛季他们就跟弗赖堡同组,结果2平4负垫底出局,在希超也只是排名第3。

  托波拉是绝对意义上的欧战菜鸟,该队2019年才首次升上塞尔维亚超级联赛,次年就获得了欧联杯资格赛入场券,但第二轮出局。上赛季,托波拉获得了塞超亚军,从而得到了欧冠资格赛第三轮的参赛资格,结果两回合1比7惨败给布拉加而来到了欧联杯小组赛。

  最后是欧协杯。在今天凌晨的欧协杯资格赛附加赛次回合,缺少科洛·穆阿尼(因闹转会而罢训)的法兰克福依靠替补前锋恩甘卡姆在比赛尾声的一射一传,主场2比0击败索非亚列夫斯基,从而以总比分3比1晋级小组赛。作为种子队的法兰克福进入了G组,同组对手为塞萨洛尼基PAOK(希超第4名)、赫尔辛基(芬超冠军)和阿伯丁(苏超第3名)。成为首支从欧协杯小组赛出线的德甲球队,是“雄鹰”必须完成的任务。

  *今夏从柏林赫塔加盟的恩甘卡姆替补建功,法兰克福淘汰索非亚列夫斯基闯入欧协杯小组赛。

  最后要提的是,本赛季是最后一届32队先分成8个小组,淘汰一半球队后再进行淘汰赛的欧冠,下赛季就将改为联赛阶段(瑞士赛制)+淘汰赛的赛制,参赛队也会增加到36队。本赛季欧冠决赛将于明年6月1日在伦敦温布利大球场上演。10年前,拜仁与多特蒙德就成功会师温布利决赛,并最终由拜仁2比1获胜捧杯。而欧联杯和欧协杯决赛则分别定于明年5月22日和29日举行,地点分别是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英杰华球场和希腊首都雅典的阿亚-索菲亚球场(雅典AEK球场)。

  【更多资讯】查阅更多德国足球资讯,请浏览德国足球在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