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帖 TIFO“第十二人”对信仰的致意

  起源于古罗马斗角场,发展于意大利米兰德比,它是足球死忠粉诉说对球队支持与热爱最恢弘的语言,它承载着“球队第十二人”最热血的信仰,它凝聚着一个俱乐部的历史与未来,是向世人展示的文化符号和必胜信心。它,就是球场上的——“TIFO”文化。

  TIFO,一种来自于球迷的看台文化,是指球迷在看台上挥舞、展示印有图案或文字的巨型画,巨型球衣、旗帜、拼图、横幅、画像等。TIFO常常用于关键战役和重要比赛,如国家德比、同城德比等,或者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比赛或事件,如老将退役、年度最后一战,俱乐部周年纪念等。

  这是2018赛季中国足协杯决赛首回合,绽放在工人体育场的北京国安队巨型TIFO。作为国安主场的赛季收官战,球迷们为了给御林军本赛季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也为了见证国安时隔九年再次捧杯,五万球迷在工体看台上用彩纸和横幅做出“北京”和“2018冠军”的字样,该TIFO也打破了亚洲纪录,成为亚洲最大TIFO。

  对手山东鲁能主帅李霄鹏彼时也被这一巨大TIFO震撼,他感慨道,“如果每支球队的主场都能像工体这样,中国足球离腾飞就不远了。”

  “TIFO文化”为何让李霄鹏做出这样的感慨?除了大而震撼,它还有什么别的价值?回答这个问题前,让我们穿越历史,看看百年足球的看台上,TIFO曾经给我们讲述过哪些故事?

  米兰应该说是现代足球TIFO文化成长起来的地方。80年代的意甲开放了外籍球员市场,迎来马拉多纳、济科、普拉蒂尼等世界级巨星,意甲呈现一片繁荣,进入“小世界杯”时代。

  意甲的繁荣伴随着的是豪门俱乐部的壮大和更狂热的球迷。这其中就包括AC米兰和国际米兰。从上世纪70年代起,米兰德比的对抗就不断升级。双方球迷为了给自己的队伍摇旗呐喊,给对方球员施以压力,开始做出更大幅度、更有视觉震撼效果的TIFO。

  北看台国米死忠的“蛇精灵”元素和南看台米兰死忠的“红魔鬼”便是这种文化迅速发展的成果。

  2002-03赛季欧冠半决赛,国米对AC米兰的比赛前,国米北看台死忠组织展示的一块TIFO被认为是意甲史上最漂亮的TIFO。巨型画上绘制了国米的吉祥物“蛇精灵”,标语上的意思是:“我创造了地狱,但我不属于那里,我属于这片广阔的北看台。”

  而AC米兰球迷也不甘示弱,他们以TIFO的形式进行回复:红魔鬼“掐死”蛇精灵!

  “相杀”也“相爱”,除了挑衅讽刺、硝烟战火,米兰两队也出现过温馨和谐的一幕。

  皇家马德里和马德里竞技,累计19座欧战奖杯,29次参加欧战决赛,2014年和2016年三年两次会师欧冠决赛,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棋逢对手,两支西甲豪门在马德里这座城市上演着一一次次对抗角力。而看台上的TIFO,则将这种针锋相对体现到了极致。

  除了在激烈交锋的德比赛场外,TIFO还经常出现在一些特殊纪念意义的球赛上。

  在克洛普执教多特蒙德的告别战中,多特球迷在开场时,对执教7年,铸造了“大黄蜂”巅峰的渣叔献上最深情的告别。

  伴君千里,终有一别。故事还在继续,脚步不曾停歇,未来,祝好,“谢谢,尤尔根”。

  2017年,安联南看台摆出巨型TIFO:蝙蝠侠和罗宾侠,展示的是拜仁攻击核心罗本和里贝里。

  马竞主场上,球迷们向历史致敬,用上万张卡片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员轮廓和一句来自上世纪40年代马竞在老大都会球场的队歌:“你是西班牙之光和足球的巨人。”

  2012/13赛季欧冠1/4决赛次回合,多特主场对阵马拉加的望远镜造型,大耳朵杯的背景上写着“走在寻找失落冠军的路上”,暗指1997年之后巅峰期的大黄蜂要再次剑指欧冠,如此声势浩大的TIFO给了马拉加球员极大的压迫感。

  那场比赛在补时前的比分一直停留在2-1,多特一球落后。就当所有人以为结局已定的时候,在数万名多特球迷的注视下,在看台上那个手持望远镜寻找欧冠奖杯的巨型TIFO的注视下,多特蒙德在补时阶段连进两球读秒绝杀。

  好玩的是,在那年欧冠的决赛赛场上,客场作战的拜仁对这幅TIFO予以了回应。

  “Immer noch auf der Suche?”(哥们儿,你们还在找呢?)拜仁的下一句其实就是“别找了,冠军奖杯在我们这呢。”

  TIFO,作为一场比赛的“一次性文化”,在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将一场“美学暴力”表演到极致。它关乎胜利,关乎历史,关乎荣誉,关乎未来,还关乎对每位参与者的尊敬。

  有人说足球“在战争年代带来和平,是和平年代的战斗”。如果足球是一场战争,那TIFO就是战斗的号角和必胜的宣言。

  TIFO究竟有何意味?如果你有自己的主队,这个问题,相信你一定有答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