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瞭望|巴黎城市更新:聚焦绿色“征服”塞纳河

  2024年,法国巴黎即将举办奥运会。这一次,法国人旨在将其举办为最具可持续性的奥运会,一系列支持行人、支持自行车、支持绿色的计划也正在执行中。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将定期盘点在全球范围内的建筑设计,本期关注的是法国巴黎为即将到来的奥运会所做的城市更新计划。在建筑评论家罗文·摩尔(Rowan Moore)看来,鉴于巴黎拥有丰富的古迹,相比于重新建设新的标志性建筑,利用城市已有的城市资产,以及聚焦于更为绿色、更为健康的改建方式及生活方式是正确的。巴黎市副市长更是表示,奥运会的“标志性”项目根本不是一座建筑,而是“重新征服”塞纳河。

  每四年,当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来临之际,一系列的建筑项目——体育场、赛车场、又诸如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阿塞洛米塔尔轨道塔(ArcelorMittal Orbit)之类的象征性建筑,都会或多或少地吸引到全世界的目光。 当然,伴随着这些的,还有每次都会出现的建筑遗产问题。当这些建筑度过了辉煌的几周后,它们还有什么用处呢?这一括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留下的腐烂设施,以及伦敦奥林匹克体育场成为西汉姆联足球俱乐部主场的妥协方案等。

  电脑效果图呈现的凯旋门地区更为方便的计划,以及香榭丽舍大街变成“非凡花园”的计划。

  2024年的巴黎即将成为奥运会的主办城市。但这一次会有所不同,大多数活动将在现有建筑内举行,例如,最初为1998年世界杯足球赛建造的法兰西体育场,或在市中心的临时场地举行。沙滩排球和盲人足球将在埃菲尔铁塔前进行,自由式小轮车和滑板比赛将在协和广场进行,而开幕式将是一场全长6公里的河流。官方宣传其为“令人印象深刻的比赛场地,一旦比赛结束,运动员们将打造出属于自己的光之城”。

  前橄榄球运动员、现任巴黎的副市长、负责体育和奥运会的皮埃尔·拉巴丹(Pierre Rabadan)表示,奥运会的“标志性”项目根本不是一座建筑,而是“重新征服”塞纳河。 目前,塞纳河正在被清理,以便马拉松游泳和铁人三项比赛可以在那里举行,而之后,公众也将可以在那里游泳。这是耗资 14 亿欧元的大项目“baignade”计划的一部分,旨在净化河流从源头到大海的整个过程。 同时,这一项目还增强了市长安妮·伊达尔戈 (Anne Hidalgo) 的雄心壮志——将巴黎变成更为夸张的“欧洲最环保的大城市”。

  安妮·伊达尔戈希望将巴黎打造成低污染的、健康生活的天堂,希望这里对行人和自行车尽可能友好,并计划进行新的开发以促进社区生活。这是一项长期的项目,该项目可以追溯到伊达尔戈的前任伯特兰·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后者在2001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市长,而奥运会被纳入其中,推动了这一项目。面对拉巴丹所说的“大量政治阻力”,奥运会为巴黎提供了加速转型的机会。

  这一计划包括分别于2013年和2016年取消的塞纳河左岸和右岸的交通。左岸和右岸的交通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一直是高速公路,而现在重要的公共空间已逐渐变得更加适合行人,例如2014年的共和广场(Place de la République)和 2020年的巴士底广场(Place de la Bastille)。目前,卡塔利纳广场(Place de Catalogne)正在种植一片由478棵树组成的“城市森林”,而蒙帕纳斯火车站(Gare Montparnasse)附近则是一个大型的交通环岛。 另一个计划是,香榭丽舍大街可能被打造成一个适合行人的“非凡花园”。

  这场支持行人、支持自行车、支持绿色、反对汽车“盛宴”的项目中,还包括了1000公里的自行车道和20万棵新的行道树。“巴黎呼吸计划”(Paris Breathes)自 2016年起开始实施,该计划每月有一个周日禁止城市的部分地区的机动车辆通行。而将 SUV 停车费提高三倍的提案也将于二月份进行全民公投。目前,这一项目有小规模的局部变化,也有城市著名区域的转变。该项目已经修建了300条学校外的街道,交通已被疏通,以便家长和孩子们聚集和逗留。到了2025年,巴黎还将再修建100条街道。在一些街道上,停车位已被树木和花盆取代。奥运会举办地区在闭幕后将设置“交通限制区”,只有持有许可证的人才能驾车进入。

  对城市文明生活的追求延伸到了在巴黎重塑项目下完成的 11个项目,还有另外11个项目正在开发中。其中,财团竞相开发公共土地,条件是这些项目必须实现可持续建设和设计、鼓励都市农业,以及其用途与社会群体的混合。一个例子是总部位于巴黎的TVK的“Îlot fertile”,其号称“巴黎第一个零碳区”。在这里,住宅和工作场所布置在部分用环保石材建造的街区中,而这周围,花园和可种植的土地。

  建筑师戴卫·奇普菲尔德设计的莫兰混合区“Morland Mixité”,是巴黎公有城市地块的22 个重建项目之一。

  建筑师戴卫·奇普菲尔德设计的莫兰混合区“Morland Mixité”,是巴黎公有城市地块的22 个重建项目之一。

  另一个案例是由英国建筑师戴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和当地的事务所BRS 设计的“莫兰混合区”(Morland Mixité)。这是一座 20 世纪 50 年代的市政建筑,后被改造成“热闹的校园”,里面包含了青年旅馆、廉价公寓、食品市场、幼儿园、自行车修理店以及豪华酒店和餐厅。这里有一个拱廊,尽管抛物线年代的太空时代感,但据报道,其灵感来自17 世纪的孚日广场(Place des Vosges)。景观设计师米歇尔·德斯维涅 (Michel Desvigne) 采用“有机栽培方法”种植了茂密的庭院和屋顶花园。而由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Olafur Eliasson) 的工作室领衔,设计了永久性艺术装置。这是一种“沉浸式光学装置”,将巴黎街头生活反映到该建筑中央塔顶两层的天花板上。

  莫兰混合区“Morland Mixité”中的埃利亚松的“沉浸式光学装置”

  然而,这些变化并不普遍受欢迎。 至少自塞纳河畔高速公路关闭以来,人们曾预测过各种形式的交通灾难,但都没有成为现实。在网络上,一项名为“被毁的巴黎”的活动中,强调了垃圾桶满溢、街头商贩无序经营、历史悠久的铁制品等问题。匿名者表示,这些问题比伊达尔戈的绿色雄心更为紧迫。同时,文章正确地指出,与伊达尔戈辖区内得天独厚的城区相比,巴黎郊区更需要投资和创造力。

  阿道夫·阿尔方德(Adolphe Alphand)是 19 世纪的工程师,他设计的公园和街道设施与豪斯曼男爵(Baron Haussmann)铺设的林荫大道相得益彰。还有埃克托尔·吉马尔(Hector Guimard)设计的新艺术风格的地铁站入口。它们往往带有一种即兴的气息,小面积的植物在大面积的铺设中茁壮成长。负责城市规划的副市长埃马纽埃尔·格雷瓜尔(Emmanuel Grégoire)表示,其中一些安排是临时性的,以后会加以改进,而当务之急是把事情做好, “如果你等待某件事情完美无缺,那时间就太长了。

  对于伊达尔戈的项目,最糟糕的评价或许就是“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人们认为一些承诺在主要空间种植的“城市森林”并不会实现。2014年启动的 “重塑巴黎”(Réinventer Paris programme)计划也需要时间来实施。即使考虑到植物生长需要时间,一些新种植的植物看起来还是有些微不足道。此外,周边的车辆也是影响因素之一。

  “15分钟城市”(15-minute city)是由法裔哥伦比亚城市学家、伊达尔戈的顾问卡洛斯·莫雷诺(Carlos Moreno)提出的概念。这一概念建议,在城市规划中,日常生活所需的一切——工作场所、商店、学校、休闲和运动场所,都在步行或骑自行车的一刻钟内就能到达,并以此加强社区建设,减少汽车的使用。当然,这显得过于夸张。也有人认为,这是精英企图剥夺个人自由的阴谋。

  在巴黎,“15分钟城市”无处不在,又或是根本不存在。一方面,这座历史名城已经几乎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理念,因为从任何地方出发,一刻钟路程的半径内几乎都有丰富多彩的生活和文化。另一方面,很难找到证据表明,如今将其应用到规划政策中,给巴黎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变化。“15分钟城市”的问题可能并不在于它的阴谋论,而在于它的空洞无物。

  但毫无疑问,骑自行车的人要增加了,而河岸向行人和游泳者开放,这些都将是重大成就。与几乎每届奥运会的筹备工作一样,奥运筹备工作也会让人担心一切是否准备就绪。但决定充分利用这座城市的大量城市资产,而不是增加新的建筑奖杯,这一点是无可厚非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筑师们、作家们纷纷前往巴黎朝圣,他们参观巴黎的伟大工程——卢浮宫金字塔、拉德芳斯区域的巨型立方体“拱门”、略显俗气的巴士底歌剧院等,而这些项目也都是蓬皮杜中心和埃菲尔铁塔的继承者。而现在,人们正注视着自行车道和灌木丛。鉴于巴黎的古迹已经非常丰富,现在让巴黎市民更享受、更健康的愿望看起来是完全正确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