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一夜打水漂C罗中国行失败谁是罪魁祸首?

  按照原计划,C罗将在1月24日和28日,和他所在的沙特利雅得胜利队要和上海申花以及浙江队踢两场比赛。

  次日,C罗在发布会上露面,为比赛取消一事向中国球迷道歉,并称“我爱中国,我想为你们踢球…对此我很难过。”

  不到一周,中国的C罗球迷们经历了期待、兴奋,再到迷惑、失望、愤怒。情绪一波三折,堪比过山车。

  虽然主办方贴心地为球迷们安排退费,甚至赔偿了路费和住宿费,但愤怒的粉丝们还是不买账。

  尽管C罗给出的官方理由是“受伤”,但明明C罗前段时间还在紧锣密鼓地安排见面会、直播带货,甚至还传出了“C罗敬酒”的名场面。

  同为顶流球星来华踢比赛,23年5月份梅西的中国之行就非常成功,不但球迷爽爽地看了比赛,主办和梅西都赚得盆满钵满。

  卡塔尔世界杯之后,曾经的“足坛双子星”C罗和梅西,都迎来了职业生涯的末期。

  本次比赛安排在1月24和28日举办,地点在广东深圳大运中心,而C罗一行将会在1月21日抵达深圳。

  为了请到C罗出场,主办给利雅得胜利队的出场费从300万美元/场提升到了1100万美元/场。

  而这次主办为利雅得胜利队安排的对手:上海申花和浙江队,其实也有各自的困难。

  按照中超联赛的规划,1月份正好是球队“冬训”的日子,并不适合踢高强度比赛,再加上一系列的报批、申请等流程,想必够主办忙活一阵的。

  如此多的Debuff,让C罗的球迷不禁感到心慌,距离比赛还有一个月左右,任何确认的消息还没放出。

  终于在12月底,比赛正式开票,C罗的球迷们这下放心了,开始抢票、订酒店。

  有球迷为了看C罗,特地请了年假;还有人提前3天就赶赴深圳“蹲点接机”,前后花费数万元;利雅得胜利队下榻的文华东方酒店也早早被抢订一空。

  C罗落地当天,也遭到了热情球迷们的“围追堵截”和去年的梅西如出一辙,大批球迷挥舞着C罗的球服,喊着C罗的名字,C罗也很给面子,特地学了几句中文呼应。

  先是被迫在酒桌上推杯换盏,被人调侃“外星人来了也躲不了敬酒”;然后又爆出淘宝带货首秀的海报。

  原本计划中2点开始的新闻发布会,愣是被拖到了当晚8点,在场的球迷和媒体全都一脸懵逼。

  不到7个小时,一个月的期待和准备全部泡汤,C罗的球迷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把一肚子期待转化为了在网上的谩骂。

  据传,C罗和主办之间的矛盾是比赛临时取消的导火索,具体原因坊间流传了多个版本。

  有人说,是主办执意让带伤的C罗上场,最终导致了C罗团队和主办之间的矛盾。

  也有说法是,脾气不好的C罗很不爽主办给他安排的直播带货等活动,于是一气之下选择撕毁合约。

  主办、球迷和球队都各取所需,但是在看似圆满的结局之下,梅西的中国行,其实暗藏了不少“雷区”。

  在C罗的主办方长信传媒操办下,这些“雷区”,C罗和他的主办不但没有避开,反而全部踩了个结实。

  2023年,演唱会市场大井喷,各路天价门票和黄牛倒票,让消费者叫苦不迭。

  体育圈也难免受到波及,去年梅西带领阿根廷队的票价高达580~4800元,就已经被球迷诟病太贵。

  与“世界杯冠军”阿根廷队相比,C罗和利雅得胜利队的咖位明显没那么高,但是票价却异常“感人”。

  赛前,主办放出的门票价格在380~4580元不等,就这主办还采用了“少量多次放票”引得大量黄牛入场,把票价炒高,营造出一种“一票难求”的火爆氛围。

  但是这天价的票,不一定能买到好位置,有球迷花了3000多元只能买到看台斜上方的位置,吐槽说只能看前排的后脑勺。

  对比之下,有C罗老粉说“在欧洲看西班牙德比比赛时,最好位置的黄牛票价也不过200欧。”

  主办明显不太清楚足球比赛的真正价值,广大球迷的情怀,就这样被当成了韭菜。

  其中,有淘宝主播发布了和C罗的“合体直播海报”,还有网红在拍卖和C罗的“晚宴席位”,最高价炒到十多万一位。

  前一秒还在饭桌上享受晚宴的C罗和队友,下一秒就被各路求合影、蹭直播的网红骚扰地尴尬离场。

  取消原因也不是因为接风晚宴太过抽象,而是合作方没按照规定使用肖像,原本安排的利雅得胜利队出镜,最终却变成了C罗一人。

  早在来华之前,C罗就被爆出小腿受伤,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根据知情人士透露,C罗的伤情早就公布给了中国主办方。

  按理说,主办应该准备一个C罗受伤后的备用方案,确保C罗来华后的商业活动和比赛照常进行。

  但是在C罗确认无法出赛后,主办的备用方案却迟迟没有推出,据传,主办方在比赛前一天,还在劝说C罗上场踢球。

  身体是运动员的本钱,为了一场友谊赛,C罗可不敢冒着受伤更严重的风险上场,更何况C罗还立下了今年带领葡萄牙队踢欧洲杯的目标。

  在那场并不愉快的晚宴结束,C罗离场时,被人拍到左腿不便而一瘸一拐的样子。

  这一波折腾,主办损失了大笔金钱,球迷损失了看一场少一场的比赛,而C罗也消耗了大量精力和时间。

  C罗这次来华,主办方处处透露得不专业,让人不禁好奇,他们之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仔细一查,主办方长信传媒,竟然从来没有举办过体育比赛,他们主要阵地一直在娱乐圈,最主要的成就,是周杰伦的巡回演唱会。

  近几年周杰伦的《嘉年华》巡回演唱会,正是由其操刀,周杰伦的母亲叶惠美,也是长信传媒的持股人之一。

  周杰伦去年的世界巡演,虽然口碑和票房完成了双丰收,但是“票价太高”的负面也屡有发生。

  比如在天津演唱会期间,原本300起售的票价被哄抬到700起,甚至还有15万两张连坐票的天价。

  天价票虽然烦人,但挡不住主办赚钱,长信传媒自信地把这套模式套用在了足球比赛身上。这也成了他们最大的败笔。

  C罗这次带着利雅得胜利队来华,与上海申花和浙江队进行对决,但是比赛的选址却在深圳。

  在演唱会举办时,主办往往会避开演唱会较为集中的城市,选择在周边城市举办。

  比如周杰伦每次巡演大多都会选择在天津而非北京,一来能有更优惠的租金和地方政府扶持,二来能避开北京卷到极致的演唱会市场。

  而京津冀附近的歌迷都会被吸引到天津看演唱会,以较小的成本辐射周边区域,属于共赢。

  消费演唱会的歌迷,会乐于赶赴不同城市,不同明星的现场;而球迷却有很强的“本土性”,当城市球队在主场作战时,往往都能收获更高的票房和更好的氛围,客场作战则不会。

  但利雅得胜利队的两个对手上海申花和浙江队,也都要赶赴深圳“客场作战”,无疑会损失大量本土票房。同样,深圳本地球队的球迷,也不会来特地观看这场比赛。

  去年,梅西为了兑现自己的价值,在场上带领阿根廷队打入了自己生涯中的“最快一球”,不但给主办一个交代,也让球迷饱了眼福。

  而本次C罗行,在C罗伤势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主办方却想“最大程度”地利用C罗的明星价值。

  在比赛取消后的娴熟退票、赔偿一条龙服务,也是明星演唱会“因伤取消”后的常见操作。

  但C罗的球迷显然对这一套操作非常不买账,C罗的比赛看一场少一场,比起C罗不能上场的事实,主办意图掩盖伤势,强行让C罗上场的行为,无疑更让球迷气愤。

  在C罗闹剧发生时,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正在亚洲杯小组赛上继续“丢人又丢球”。

  但从C罗事件看出,如果瞄准足球生意的资本都是这样不专业且急功近利,注血再多,又能有什么作用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