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农挖到一瓷器拒20万收购上交国家11年后专家为何上门道歉?

  原标题:老农挖到一瓷器,拒20万收购上交国家,11年后专家为何上门道歉?

  我国的瓷器文化由来已久,从古代至今生产了数不清的精致瓷器,这些瓷器在收藏界价值不菲,却吸引了无数人的收藏购买。

  然而,在众多的瓷器中,有一种瓷器身价最高,被外界传得神乎其神,却争议颇多,它就是十多年前才被重视的元青花。直到今天,被官方公认的元青花存量也才三百多件,随便一件元青花都价值不菲。

  2009年,伊朗、土耳其和国内的元青花瓷器齐聚首都博物馆,引来了世人的关注。

  早在东汉时期,我国的陶瓷制作技术就已成熟,西方人试图仿制中国瓷器,一直没成功,直到18世纪,德国人才成功制作瓷器,前后长达1600年之久,这也表明陶瓷工艺有多困难。

  唐代、宋代时青花瓷就已生产,但并没有形成规模,在社会上也没有形成代表性。直到元青花的出现,才打破了瓷器单色的历史。

  不过因生产青花瓷的原料“苏麻离青”需要从波斯进口,烧制的青花瓷也多出口到伊朗、土耳其等地,剩下的就是王公贵族才有资格使用,因此民间并不知有元青花,大家都认为是明朝产物。

  20世纪20年代,英国人霍布逊参加一个展览会时,发现了一对青花双耳大瓶,在他看来,这应该是明朝生产的青花瓷。这对瓷瓶色彩浓艳,且光彩夺目,不同角度都能感受其美感,如同水墨画一样。

  霍布逊是大英博物馆东方艺术部主任,他凭着自己的特权身份,提出要面对面观赏这个青花瓷。然而,瓶颈处的文字让他吃了一惊,其文字表述的时间为“至正十一年”,熟悉中国历史的霍布逊,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它是元朝代号。

  霍布逊下意识将其认为是伪造之物,而收藏界造假实在是太正常了,因此他很快就平复了心情。不过因这对青花瓷瓶太过于精美,上面的龙腾图形更是威严醒目,他还是决定鉴定其真假。

  霍布逊利用各种鉴定方法进行鉴定,发现它确实是一件真品,但既然是真品,为何明代才流行的青花瓷,却写着“至正十一年”?

  霍布逊认为,会不会在明朝前,中国就已存在优等青花瓷?随即,四年后,他在搜集了大量资料后,发表了轰动性的论文《明代以前的青花瓷器:一对元代纪年瓷瓶》,引来了欧美学术界的讨论,此时的中国正处在内忧外患中,对这一消息并不关心。

  1950年,美专家约翰波普对土耳其、伊朗的古青花瓷研究,发现它们和“青花双耳大瓶”取样物一致,随即提出了“14世纪青花瓷器”理论,认为中国元朝就已有青花瓷,且伊朗、土耳其的青花瓷是元朝时从中国传过去的。

  至于中国为何没有“元青花”的记载,他认为因元朝存世时间短,生产的青花瓷相对更少。再加上元青花色泽艳丽、瓶器粗犷,和汉人的温文尔雅身份不符,对其不太喜欢。同时,明朝君王好大喜功,为了宣传自己的功绩,也有可能将青花瓷技术宣传为明朝的成就。

  不过关于“元青花”的信息,并没有第一时间传到国内,等到中国学术界了解时已是70年代后期。曾是“元大都”的北京,70年代的一次考古发现中,发掘出了青花瓷,证实元青花是真实存在的。

  至于为何后世看不到“元青花”,一个是产量较少,一个是大量出口,还有就是明朝统治者对前朝文化进行了一次洗劫,从而导致“元青花”毁于这场劫难中。以至于民国成立后,从接管的故宫博物馆中,也没有发现半点元青花的身影。

  然而,20世纪90年代末,新疆一老农捡到的一件旷世奇宝捐赠国家后,并没有获得应有的荣誉和奖励,甚至还气出病来,这是怎么回事呢?

  1970年北京旧鼓楼大街考古发现了元大都遗址,在这其中发现了多个元青花。不过因国内的元青花存世非常少,每一件都弥足珍贵,即便已经烂掉也会拼接好。

  而此次的考古中,就出土了一件破损严重的元青花,经过统计,发现这个瓷器碎成了四十八小块,后来由蒋道银专家耗费了十三个月才将其拼接成功。

  这个元青花就是元青花凤首扁壶,至于为何叫这个名字,还因它的壶口有凤首图案,其意境比较高雅,有种凤凰遨游在牡丹花丛中的感觉,该文物的历史价值颇高,也因此成为首都博物馆镇馆之宝。

  但专家研究认为,此件是“鸾”,应该是雌尊,意味还有一个“凤”,对应的是雄尊才对,那么另一件文物在哪里呢?

  然而,谁也没有意料到,雄尊竟然会在新疆地区发现,这两地距离遥远,而雄尊能够被发现其实要感谢农民马忠。

  马忠是新疆伊犁霍城西宁村的一户村民,他因元青花凤首扁壶而被众人知晓,然而自从发现宝物的十二年里,他一直被人嘲讽奚落,还有人质疑他得到了巨额奖励,这让他倍感委屈。

  1998年8月的一天,马忠村里的一个木匠要盖房子,当年农民生活普遍较穷,大家盖房子多半会用上泥巴,且需要的泥巴可不少。

  至于土包的来历,马忠说不清楚,村里的一些老人说这里曾是墓堆,但村民们曾拿着铁锹过去挖土,挖了好半天也没发现什么东西,之后就对其放任不管了。

  等到80年代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出台后,马忠家里就分到了这块土地,因土包多,当初分到这块地后,马忠还很不情愿,毕竟谁不希望自家的土地平坦肥沃。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农田里,马忠轻车熟路,拿着铁锹跑到土包的最高处开挖。然而,还没挖出来多长时间,马忠就挖出了一个坚硬的东西,他连忙将手里的铁锹放在一边,用手扒了扒土壤,这才看到了一个壶。

  因起初上面有泥巴覆盖,看不清它的真实面目,有人猜测是这是被人丢弃的酒壶,也有人认为这应该是尿壶,总之当时没人将其当成宝贝看待,当地也从来没出土过类似的壶,或从田地里挖出什么文物。

  在这个没有文物出土的地方,为何会发掘出“花凤首扁壶”呢?这段历史已经不被人所知,专家尽管试图寻找原因,但却没有任何发现。不过伊犁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且前面也说了,元青花大量出口伊朗等地,应该是当年商人们遭遇抢劫流落至此。

  其他村民们见到马忠挖到了瓷壶后,也想着能碰碰运气,他们加快马力挖苦,经过一天的功夫,将农田的土包全部挖开,但依旧没有什么收获,大家也只能嫉妒马忠运气好了。

  工作结束后,马忠将手里的瓷壶拿回家里,用上清水仔细清洗,很快这个有着精美图案、色彩丰富的元青花展现在众人面前,尽管壶把缺失,但器型保存完整,700年的风霜没能再留下其他痕迹,比起首都博物馆的惊艳很多。

  看着如此精美的瓷器,其他村民露出了羡慕和嫉妒的眼神,很多人大喊:“马忠,你可发大财了,这么精美的瓷壶,一看就不简单,这肯定是一件古董了,卖了大钱一定要请村里人吃饭啊!”

  面对村民的恭维,马忠连忙摆摆手,说:“这不过就是一个瓷壶,能值几个钱?留在家里当摆件得了。”

  就这样,马忠将其擦拭干净,放在桌子上当摆设,有了这个元青花,马忠整个屋子都显得上了一个档次。当时家里3岁大的女儿,对这个瓷壶非常喜欢,总会将其拿下来摆弄一番,尤其是那个色彩,更是让小女儿爱不释手。

  马忠心知这是一件古董,一旦女儿不小心将其打破,那可就太可惜了。随即,他将这个元青花藏了起来,即便女儿哭闹也不给她玩耍。

  很快,马忠捡拾宝物的消息传遍了十里八乡,附近的村民们每天都会来到马忠家里观看。看着大家伙这么好奇,马忠也不在意,就拿出来给大家摆弄,满足每个人的需求。

  家里来了这么多人,起初妻子也不介意,凡是来了人,她总会端茶倒水,甚至还要管饭,这让原本就贫困的家庭增加了很大开支,时间长了,影响了一家人的正常生活,妻子也开始抱怨起来。

  马忠天生嘴疾,无法正常张开,没有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日子过得穷苦,活了半辈子一直很普通,没有什么人关注他,如今有了这个宝贝后,四面八方的人都来他家里,这让冷清的家里显得更为热闹,因此马忠也很满足。

  在他看来,村民们是看得起自己,如果将他们赶走了太对不住了,因此他也就劝导妻子别计较这些,反正看就看呗,今后不提供午饭了不就行了。

  然而,随着前来看扁壶的人越来越多,马忠的生活被彻底打乱,白天他想要外出干活都难,每天都要招待很多客人。如果自己不在家,又生怕扁壶被人抢走了。

  不仅如此,很多外地人纷纷大老远赶到马忠家里,他们提出想要将其买回家,不过出的价格不是太高,马忠认为还是留在家里好,能招财纳福。

  一天,一个自称是文物收藏家的商人来到马忠家里,他用了专业的鉴宝技术对这个壶进行了鉴别,这一过程中连连赞叹,鉴定后表示这是一件真品,开出了二十万元的高价,希望能将其买走。

  有了这个商人的出价,马忠才明白此文物到底有多贵重,不过尽管他半辈子连一万元长什么样都没见过,但还是拒绝诱惑。

  他说:“就算我生活艰苦,也不会将其卖出去,它如果是个宝贝,那就是国家的,哪里能轮到我去卖呢?”

  结果此话一出,村民们纷纷笑话他:“少在那里假正经了,你卖就卖了,装什么正人君子,二十万还嫌少啊?”

  面对众人的质疑,马忠并没有理会,但很快,他家里招来了小偷,三天两头有小偷光顾,家里被弄得乌烟瘴气、一片狼藉。

  在这之前,村子里从来没有偷盗现象,就算晚上不关门也没有小偷。马忠家里比较穷,只有2间土房子和一个菜地,平日里就算有小偷,也不会盯上马忠家里,毕竟全家的家当也值不了几个钱,但如今有了扁壶就不一样了。

  此时马忠才明白,正是自己家里这个20万都不卖的扁壶,才招来了是非。他只能四处藏匿,鸡窝里、菜地里、纸箱子中等等,一旦夜里听到了动静后,他第二天就会将其藏在新地方。

  最后,马忠发现还是在菜地里挖坑保险,晚上十一二点,别人都熟睡了,他则是拿着铁锹去菜地里挖坑埋藏,然后再放上菜叶子伪装,白天时再将其挖出来给前来的人观看。

  时间长了,菜园地里被挖了个遍,马忠还在菜地里撒上石灰,只要有人来就会留下脚印。但即便如此,小偷依旧比较猖狂,而他的妻子苏秀梅对此更是抱怨,声称有了这个扁壶,家里就没安顿过。

  1998年11月,马忠家再次被盗窃,家里仅有的八百元被偷光。这一年,马忠依靠种地赚了1200元,其中四百元买了麦子,剩余800元要维持一年的开支。

  没了钱后,马忠只能借钱度日,苏秀梅直接气得卧病不起,要求马忠赶紧将这个“烫手的山芋”送出去,两人为此吵了一个礼拜。

  但马忠却舍不得卖掉,苏秀梅最后无奈说道:“再不将这个倒霉的瓶子送出去,那我们就直接离婚。”

  马忠看了看妻子坚定且无奈的眼神,知道她并没有和自己开玩笑,只好同意处理这个给家里带来厄运的瓷壶。

  不过他没有文化,不知道该上交给谁。一天村干部来到他的家里,拿着历史教科书,对马忠说:“你这个瓷壶应该是花凤首扁壶”,国内一共就两件,这可是稀世珍品,马忠对比看了看,发现两个壶惊人的相似。

  有一个村民知道后,找上门,怂恿他将其带到北京卖掉,卖出去的钱平分,不用再过苦日子了。

  但马忠还是拒绝了,他说:“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国宝,我就算没文化,也知道私自卖国宝是要蹲监狱的。”

  马忠回忆说:“自己当时想着,如果蹲监狱的话,自己嘴巴残疾,不能吃硬东西,到了监狱不得折磨死,还是在家里好,尽管穷但不受苦。”

  紧接着,马忠就四处拜访人该如何上交文物,当时村里唯一的电线多元,这才得知要上交给伊犁文物部门,紧接着他又给伊犁文管所打去电话,所长安英新接了电线日,安所长带着三个工作人员来到马忠家里,马忠将“折磨”他们一家的瓷壶上交,此时距离瓷壶被发现过去八个月之久。

  当时安所长给了200元现金奖励,但马忠拒绝了,这些钱还不够自家丢东西的损失以及电话费。马忠表示:“奖金多少,由国家说了算,如果是假的,东西再送给马忠,如果是真的,再按国家规定办。”

  安所长许诺:“如果是真的,会送上一份文物鉴定报告和一本文物杂志,并附上相关的奖金。”几天后,安英新将一千元奖励送了过来,但鉴定报告却一直没收到,成为村里的笑话,认为他被忽悠了,正是村民的讥笑让马忠为此痛苦十二年。

  过了十多天,村里的马老师拿着报纸来到他的家里,进门就说:“马忠马老弟,你可是把一百万丢了啊。”

  原来,伊犁晚报上刊登了马忠发现的瓷瓶,它属于元青花,举世只有两件,一件已经碎成了四十片,而马忠发现的却保存很好,其估值高达上亿元,一经发现就成为伊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然而,安所长并没有亲口告诉它文物的价值,村民们得知后,也纷纷嘲笑他“本以为当了老好人,却被人耍了”!

  第二天,马忠亲自去往文管局讨要说法,安所长表示,鉴定报告出来后,亲自送到他家里。

  然而,等了十二年,马忠始终没有见到鉴定证书,他先后去往文管所找了15次,都没得到说法。马忠说:“我捐赠的东西,自然有权知道真假。且安所长说过的话,邻居们都能证实。”

  2009年,北京首都博物馆举行了青花瓷展览,而“一鸾一凤”花凤首扁壶成为此次展览最大的亮点,堪称是无价之宝,不过作为农民的马忠,自然是不知道这些。

  直到2010年央视来到马忠家里采访,世人才知“花凤首扁壶”雄尊是这个朴实的老农捡拾到的。

  同时,安英新也受到邀请,来到马忠家里。镜头面前,他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说:“不是不给他鉴定报告,是不能,文物鉴定有程序,没有将报告上交捐赠者的先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